中国易经网客服热线:400-000-4361

中国易经网—周易预测风水八字培训网站

易经网专家委员会
当前位置: 主页 > 易经知识 > 阴阳风水 >

风水学:紫白九星详解、如何判断紫白九星的衰旺吉

时间:2018-08-21来源:中国易经网 点击:
风水学:紫白九星详解、如何判断紫白九星的衰旺吉_风水培训班课程节选。玄空风水在判断紫白九星的衰旺吉凶时,往往以旺星为吉,衰星为凶。而旺衰则是以当令与失令作为一个主要

风水学:紫白九星详解、如何判断紫白九星的衰旺吉_风水学习班课程节选。

紫白飞宫,辨生旺退煞之用;三元气运,判盛衰兴废之时。

紫白者,是言玄空飞星对应北斗七星,外加两颗若隐若现的招摇星与梗河星。分别是一白贪狼星,二黑巨门星,三碧禄存星,四绿文曲星,五黄廉贞星,六白武曲星,七赤破军星,八白左辅星,九紫右弼星。

它们与北斗星座对应关系如下:

此紫白九星在天为象,在地为气,对地球各方气场产生或吉或凶的影响。它对应洛书与后天八卦,“静”则有宫位,“动”则在九宫中按洛书轨迹飞行。其原始宫位如下:

紫白九星,不但对应北斗星,在地亦有原始宫位(老家),它同样有阴阳五行,现将其阴阳五行列表如下:

紫白九星,除了其有固定的原始宫位,亦会在九宫中有规律地飞行。飞行所临之宫,必会与所在宫位的五行及其它飞星发生生克作用,生克的结果体现出力量的损益,旺相吉星宜加力,衰退凶星宜减力。

所谓的“生旺退煞”,则实际是生入、生出、克入、克出与比旺的另一种说法而已。比和者为旺,生入者为生,生出或克出者为退,克入者为煞。运用紫白九星之间及与宫位的生克关系,就可以辨别出“生旺退煞”者为何,继而推断损益,明析吉凶矣。

要明辨力量损益与吉凶祸福,关键是要以三元气运作为主要依据,当令及生气为吉,衰退死气为凶,当然,紫白九星也有本体吉凶,加上卦方,都应一并考虑进去。有了这些依据,结合峦头,其“盛衰兴废”就了然于胸耳!

生旺宜兴,运未来而仍替;

退煞当废,运方交而尚荣。

总以气运为之君,而吉凶随之变化。

风水学:如何判断紫白九星的衰旺吉。玄空风水在判断紫白九星的衰旺吉凶时,往往以旺星为吉,衰星为凶。而旺衰则是以当令与失令作为一个主要标准,即所谓的“向背吉凶”。故而在风水运用当中,多以生旺吉星,化泄衰星为原则。
在此基础上,也还得考虑九星的“本体吉凶”。但本体吉凶会随着元运的改变而转换吉凶程度,这个需要特别留意。某一星虽然本体为吉,但元运未到,仍在“等待”之中,难以言吉,犹如“潜龙勿用”。某一星本体虽凶,但在当令元运之中,它体现出来的反而是吉的一面。如一白贪狼水星,本体为吉星,方文章官运,上元一运期间,为当令之星,吉利无比,当好好加以利用。进入中元六运,其为死气之星,反主酒淫之灾,就毫无吉利可言。又如五黄廉贞土星,乃戊己大煞,本体为凶,见之躲避唯恐不及。但其在中元五黄当令之时,却尊崇无比,威制天下,并主田产地产之富。

所以,我们在判断九星吉凶时,千万别将自己的思维固定在“本体吉凶”上一成不变,而是要以“动静原理”作为主要思想脉络,并以“动”为主,以“静”为辅,“动”往往对“静”产生作用,“静”每每无条件接受“动”的影响,从而表现出吉与凶,这也正是人们常说的“风水轮流转”也!

以图运论体,书运论用,此法之常也;

以图运参书,书运参图,此法之变也。

有时图可参书,书可参图,此又其变也。

此所言之“图”,即是先天河图;所言之“书”即为后天洛书。先天为体,后天为用,亦即河图为体,洛书为用,此乃不易之理,是谓常法。而在实际运用当中,方位、五行、生克、六亲、旺衰等,都是以洛书三元九运来分断,并参照河图之理数,这是在常法中求变之道。故而,河图也罢,洛书也好,关键是明白其体用关系,孰重孰轻进行取舍,二者可以兼收并蓄,但多以洛书,或以洛书演生出的后天八卦作为应用的最主要依据。

河图之运,以甲丙戊庚壬五子,配水火木金土五行,五子分元,五行定运,秩然不紊。

河图之运,一六配水运,二七配火运,三八配木运,四九配金运,五十配土运。以五阳干的甲丙戊庚壬分别来配地支,则为甲子、甲午、甲寅、甲申、甲辰、甲戌之类;以五阴干的乙丁己辛癸分别配地支,则为乙亥、乙巳、乙卯、乙酉、乙丑、乙未之类。若以五子分元,则为甲子、丙子、戊子、庚子、壬子定之。

而在实际的风水应用上,多是以洛书为准绳分三元九运。在三元九运中,上、中、下三元,每一元三个运,共六十年,恰好都是从甲子开始,到癸亥结束,任何一元刚好合一个完整的甲子,永远如此排列,完美无缺。

若以九运论之,则以五行为主线,上元一白水运,二黑土运,三碧木运;中元四绿木运,五黄土运,六白金运;下元七赤金运,八白土运,九紫火运。每运二十年,上、中、下三元,每元三个运,三元共九个运,合共一百八十年。

此种元运排列,自黄帝姬轩辕先生即位之年开始,循环往复,永不停息,直至地球消亡方止。

凡屋层与间,值水数者,喜金水运;

值木数者,嫌金火运。

火金土数,依此类推。

阳宅楼层与房屋间数之五行,皆依先天河图五行定之。即“一六为水,二七为火,三八为木,四九为金,五十为土。”即楼层与房屋间数之尾数为一、六数者,其五行为水;为二、七数者,其五行为火;为三、八者,其五行为木;为四、九数者,其五行为金;为五、十数者,其五行为土。

根据五行生克原理,凡楼层与房屋间数为水数者,遇金生水比之元运为吉,即上元一运与中元六运及下元七运为生旺之运吉,逢土克木泄之运为凶,即上元二运、中元五运与下元八运凶。其它楼层与房屋间数所喜所忌之运,悉皆依此理推之。

羊公现将其列表如下:

生运发丁而渐荣;旺运发禄而骤富。

退必冷退绝嗣;煞则横祸官灾。

死主损丁,吉凶常半;

应如桴鼓,图运有然。

明代张居正先生在《葬地论》中说:“世言葬地能作人祸福,谓葬得吉壤,家必兴隆;得恶地,家必衰替。若影响桴鼓之符应者,悉妄也。”《紫白诀》这段话的意思,是指飞星与宫位必须生旺方可论吉,退煞死气则凶险有加。

若房屋楼层与间数以河图五行论之,受元运生之者常有添丁之喜并事业兴旺发达;遇元运比旺者则财源茂盛,升职加薪;逢元运泄退者则子息不继,家运冷退;被元运所克者则易出官灾横祸,甚至血光惨死之类。这类吉凶祸福之应,犹如木棒与鼓,一敲即响,相互呼应。

九星遇此,喜忌亦同。

木星金运,宅逢劫盗之凶;

火曜木元,人沐恩荣之喜。

书可参图,盖如是也。

此言紧接上段,说紫白九星同样是遵照元运的旺衰而论喜忌。当三碧、四绿木星遇六、七金旺之运,木为金所克,处死煞之地,则易因盗贼劫匪而破财。如九紫火逢三、四木旺之运,得生而沐春风,受恩宠而荣耀等等。此即星运合参之理,亦是洛书河图合参之理也。

洛书之运,上元一白、中元四绿、下元七赤各管六十年,谓之大运。

一元之内又分三运,循序而推,各管二十年,若九星轮临一周,谓之小运。

《紫白诀》中的这段话,是说在时间概念上分三元九运计一百八十年循环往复。三元即上元、中元与下元,各管六十年,刚好是一个完整的六十甲子,是风水大运。在风水大运中,每一元的领头之星起到一定的领导作用。一白为上元领头之星,在上元的六十年中,它一直左右着上元一运、二运与三运。四绿与七赤同样如此,分别左右着中元与下元。

在上中下每一元中,各管三个小运,即上元管一运、二运和三运,中元管四运、五运与六运,下元管七运、八运与九运,每一运均为二十年,九个运也是一百八十年。

羊公现将三元九运列表如下:

在九运当中,每个不同的运,由紫白九星分别轮流当值,上元一运由一白贪狼星当令,二运由二黑巨门星当令,三运由三碧禄存星当令,四运由四绿文曲星当令,五运由五黄廉贞星当令,六运由六白武曲星当令,七运由七赤破军星当令,八运由八白左辅星当令,九运由九紫右弼星当令。紫白九星轮值一周后,又从头开始,如此循环往复,永无穷尽。

元运既分,更宜论局,如八山上元甲子、甲戍二十年,得一白方龙穴,一白方砂水,一白方居住,名元龙主运,发福非常。如甲申、甲午二十年,得二黑方龙穴,二黑方砂水,二黑方居住,名旺星当运,发福亦同。

一元如是,三元可知。二者不可得兼,或当一白司令,而震巽受元运之生,四绿乘时,而震巽合运之旺,此方居住,亦庆吉祥。举此一元,而三元可知矣。

我们既然已经知道了三元九运,并且明白了在不同元运中的当令之星,而且当令之星与当令之卦方就是吉星与吉方,衰死之星与卦方就是凶星与凶方。

元运与当令之星及六旬对应表

在后天八卦宫中,不同的元运,方位的旺衰吉凶也随着当令星曜的变化而变化。如上元一运,即甲子、甲戍旬这二十年中,由一白贪狼星当令,凡一白贪狼星飞临之方或一白坎卦宫为当令旺方,名为元龙主运。凡得一白龙穴、砂水或居住,发福非常。同样,上元二运,即甲申、甲午旬这二十年,由二黑巨门星当令,凡二黑巨门星飞临之方或二黑坤卦宫均为当令旺方,也可叫旺星当运。凡得二黑龙穴、砂水或居住,是发福之方。其它各运,悉皆如此,类推可矣。

与此同时,如果受条件限制,不能收得当令旺星之气与利用当令旺星之方,则受当令旺星所生之星与方亦善。如上元一运,一白当令,而三碧震木与四绿巽木及震卦东方与巽卦东南,因得一白水星之生,也为吉祥。

对此,羊公却持不同观点。若以五行生克来论,确实有一定的道理,若按照三元九运的动态时间观念来说,则难以自圆其说,当令旺星为最吉之星毫无异议,还得考虑生气旺星与进气旺星,以及紫白九星的本体吉凶,尤其是生气旺星。比如上元一运,由一白贪狼星当时得令,二黑为生气旺星,三碧为进气之星,西南坤卦方与与东方震卦方为次旺之方,而四绿恰为死气凶星,东南巽卦方为衰死之方何吉之有?再如现时(公元二○一五乙未年)为下元八运,乃八白左辅星当时得令,是最旺之星,生气星是九紫右弼星,进气星为一白贪狼星,是次旺之星。如果按得八白艮土之生,则为六白武曲星与七赤破军星,而七赤为退气星,六白为衰气星,西方兑卦方为退气方,西北乾卦方为衰气方,难以言吉。此在本书第一章的《九星旺衰》一节中已经讨论过,现将九星旺衰表再列如下,敬请各位亲爱的读者朋友查阅:

紫白九星旺衰一览表

先天之坎在后天之兑,后天之坎在先天之坤。则上元之坤兑,未可言衰。

后天之巽在先天之兑,则中元之坤兑,亦可言旺。

先天之兑在后天之巽,后天之兑在先天之坎,则下元之巽,不得云替。此八卦之先后天运,固可合论也。

我们都知道,先天坎卦在后天的兑卦方(西方),后天坎卦在先天的坤卦方(北方),而坎卦是上元一白贪狼星的“老家”,而上元领头之星正是一白贪狼星,由于先后天互通,故在上元甲子中,后天的坤兑卦方与二黑、七赤并非衰方。

先天巽卦在后天的坤卦方(西南),后天的巽卦在先天的兑卦方(东南),而巽卦是中元四绿的“故乡”,且四绿正是中元的领头之星,由于先后天之卦的互通,故在中元甲子中,坤、兑也可以说是旺的。

上论乃先天八卦与后天八卦互通之理。

一白司上元,而六白同旺。

四绿居中元,而九紫均兴。

七赤居下元,而二黑并茂。

此即河图一六共宗,二七同道,三八为朋,四九作友之意,图可参书,不信然乎?

一白贪狼星领头上元甲子,而六白武曲星亦旺;

四绿文曲星领头中元甲子,而九紫右弼星也旺;

七赤破军星领头下元甲子,而二黑巨门星同旺。

这是因为遵循先天河图相合之理,即一六共宗,一七同道,三八为朋,四九作友。

这一段与上一段一脉相承,一是说先天八卦与后天八卦相通之理,一是说河图与洛书相通之理。然此种说法,与宇宙时间九星旺衰有相悖之处,究竟正确与否,羊公不敢妄言,还望有志于此道的同仁与老夫一道,勤加实践与验证,以结果来证明一切。

或局未得运,而局之生旺财方,有六事得宜者,发福亦同。水为上,山次之,高楼钟鼓殿塔亭台之属又其次。再论其山,山有六事,如门、路、井、灶之类,行运与否。次论其层与层之六事,或行大运,或行小运,俱可言其荣福。否则布置六事,合山与层及其间数,生旺则关煞俱避,若河洛二运未交,仅可言其小康而已。

古代风水学上有外六事与内六事之别,往往为风水师必须考虑的基本内容。外六事指的是室外的路、井、厕、牲畜栏、庙、桥,内六事则指的是室内的大门、天阶、厅、床、灶、磨。

由于时代的进步与新事物的不断出现,我们现在所说的外六事与内六事,与古代就会有明显的区别。现代所说的外六事,则包括山峰、来去之水、池塘湖泊、邻居楼宇、桥梁、街道、围墙、庙宇、牌坊、高塔、医院、军营、树木等。

此一小段仍然是以河图洛书之运来外六事与内六事,如果六事之方处当令旺方,或虽未得运,但处当令旺运生旺之财方,皆主吉利,尤其以水为上,山则次之,其它亭台楼阁之类又次之,这与郭璞《葬经》“得水为上,藏风次之”有异曲同工之妙。无论是行上、中、下元六十甲子大运,还是行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小运,悉皆如此安排布置或断应。

六事放在局与山、层、间之生旺方、不犯官煞,一交河洛二运发福非常。若未交则只小康而已。

该段仍然言内外六事,必须处运局与山、层、间五行的生旺方,且不犯克煞,一交河图洛书之旺运,必然发福;如果内外六事虽然处局、山、层、间五行的生旺方,但河洛二运并未当令,则发福有限,仅仅小康而已。

而实际上,阴阳二宅,当以向口纳气为主,名曰“一贵当权,群凶慑服。”当向上收得旺气入宅,即便其它六事处置略有不当,也无关大局。当然,风水讲究精细,当向上能纳旺气入宅,其它六事又处置得宜,实乃“锦上添花”之事。若然不是旺气临向首,或虽临向首,却遇闭塞逼压,导致无气可收,则可考虑通过可用城门收水之法,将旺气导入宅内。但城门收水只在当个元运可用,脱运即衰,慎之慎之!

夫八门之加临,非一九星之吊替。多方纳音干支之管煞,有统临专临之名,而入中太岁之为旺为生,最宜详审;管山星宿之穿宫,有逆龙顺飞之例,而入中禽星之或生或克,尤贵同参。

何谓统临,即三元六甲也,六甲虽同,三元之泊宫则异,中宫之干支纳音亦异。

此言八门(后天八卦宫为纳气口)加临之法,并不是指流年飞星飞布九宫,而是指流年干支依洛书轨迹逆宫飞行,入中宫者为何,然后以其纳音五行与向首之星五行及当令之星五行来进行比较,看生克比和,旺相者吉,休囚死者凶。

在上元、中元与下元中,均是一个完整的六十甲子,看似完全一样,但由于元运不同,甲子起宫各异,故入中之干支及纳音就完全不同。如上元由于一白是元运领头之星,故甲子起在一白“老家”坎宫,然后按照“洛书轨迹”逆走,己巳落在中宫,纳音五行为木;中元由于四绿是元运领头之星,故甲子起在四绿“原籍”巽宫,然后按照“洛书轨迹”逆走,壬申落在中宫,纳音五行为金;下元由于七赤是元运领头之星,故甲子起在七赤“故居”兑宫,然后按照“洛书轨迹”逆走,丙寅落入中宫,纳音五行为火。所以,不同元运,干支落入中宫各异,并以干支纳音五行论生克,这就是所谓的“统临”。

上元一白起甲子十年,己巳在中宫纳音属木;甲戌十年,戊寅(羊公按:应为己卯)在中宫纳音属土。

中元四绿起甲子十年,壬申在中宫纳音属金;甲戌十年,辛巳(羊公按:应为壬午)在中宫纳音属金(木)。

下元七赤起甲子十年,丙寅在中宫纳音属火;甲戌十年,乙亥(羊公按:应为丙子)在中宫纳音属火(水)。

每甲以中宫纳音,复以所泊宫星,与八山论生克,此所谓统临之名也。

这一段话,还是紧接上段,言统临之法,前已备述,在此无须赘言。至于如何运用,有必要再哆嗦几句,以期初学者明白用法。

如下元甲子十年,坐山为坎,起出统临盘如下:

下元甲子十年,在七赤原始宫位起甲子逆行,丙寅落入中宫,丙寅纳音五行为火,与坎山一白之水为相克,坎耗力;与艮宫八白土相生,艮加力;与震宫三碧相生,震泄力;与巽宫四绿相生,巽泄力;与离宫九紫比和,离加力;与坤宫二黑相生,坤加力;与兑宫七赤相克,兑受克;与乾宫六白相克,乾受克。

其它元运与六甲皆可依此类推。

何谓专临,即六甲旬飞到八山之干支也。三元各以本宫所泊,随宫逆数至本山,得何干支,即以此干支入中宫顺飞,以论八山。生旺则吉,克煞则凶。

统临指的是三元六甲入中统临之法及运用,其因为占据中宫,故为“统”。而专临之法,则是在统临的基础上,看是何干支落入到了某一宫,然后则以此干支入中顺飞,此一宫得到的干支为何,并以该组干支纳音五行与宫位五行进行生克比较,生旺者为吉,克煞者为凶。

我们仍然以下元甲子旬为例,来看坎宫专临之干支纳音五行及吉凶:

下元甲子十年,统领干支丙寅入中,庚午入坎宫。再以庚午入中顺飞,辛未到乾,壬申到兑,癸酉到艮,甲戍到离,乙亥到坎,此乙亥即为专临。乙亥纳音为火,与坎宫一白水相战,被山所克,故不为吉。

又当与本宫原坐星煞合论,或生见生,或为生见煞,或为旺见生,或为旺见退,福祸宵壤,一一参详,此所谓专临之名也。

《紫白诀》中这一段话,说的是即便某一组干支专临于某一宫位,还得与此宫原干支进行生克比对,才能论吉论凶,有生见生、生见煞、旺见退之类,由于生克关系不同,吉凶就相去天差地别,这是必须特别注意的。

如上元甲子为金,排在一白坎宫,然后按洛书轨迹逆行,得癸酉到坎宫,将癸酉入中顺行,则得戊寅到坎宫。戊寅纳音五行为土,本来应该是克坎宫之水的,但由于癸酉纳音五行为金,则戊寅之土生癸酉之金,亦生原坐星甲子之金,不但不凶,反而为吉论之。

统临、专临皆善,吉莫大焉。统临不善而专临善,不失为吉。统临善而专临不善,未免为凶,然凶犹未甚也。若统临、专临皆不善,祸来莫救矣。

我们已经明白统临与专临之法,且知道统临之吉不如专临之吉,故而:

统临与专临皆吉,肯定是锦上添花。

统临不吉但专临吉,仍不失为瑕不掩瑜。

统临吉但专临不吉,则为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了,但也不至于无可救药,其凶不是太大。但若统临与专临皆为凶,那就是祸不单行,一败涂地了。

至于流年干支,亦入中宫顺飞,以考八山生旺,如其不得九星之吉,而得岁纳音之生旺,修动亦吉。

我们都知道,玄空风水,多以宅命原盘之格局,配合周边砂水峦头来断吉断凶,论丁论财。

当转换一个元运,又会以新的元运之星落宫,对应洛书原始宫位中与实际坐山朝向之同元龙的阴阳入中顺飞或逆飞,看是何星飞入该宫,并看其对吉星及凶星的影响与形成的组合断祸福。

至于每一个流年,都会有一入中之星顺飞或逆飞,布入八宫之中。如若某一宫位在某一流年飞入之星并不为吉,但流年干支为吉,在此宫修造动工,亦无碍也。

至于流年干支,则以该年干支入中,依洛书轨迹顺飞九宫,以其纳音五行与八宫五行及飞星五行辨生旺退煞,即可知之者也。

如二○一七丁酉流年,流年一白入中,如为顺飞,则二黑到乾,三碧到兑,四绿到艮,五黄到离,六白到坎,七赤到坤,八白到震,九紫到巽。是年丁酉,入中顺飞,则戊戌到乾,己亥到兑,庚子到艮,辛丑到离,壬寅到坎,癸卯到坤,甲辰到震,乙巳到巽。八运期间,八为当令星,飞临震宫,克出,八白损力,但该宫是年甲辰亦到,甲辰纳音为火,恰可通关生火,使得震木不克八白之土。其它宫位,皆可依此类推。

禽星穿宫,当先明二十四山入中宫之星。巽山角木,辰山亢金,乙山氐土,卯山房日,甲山心月,尾火,寅山箕水,艮山斗木,丑山牛金,癸山女土,子山虚日,壬山危月,室火,亥山壁水,乾山奎木,戌山娄金,辛山胃土,酉山昴日,庚山毕月,觜火,申山参水,坤山井木,未山鬼金,丁山柳土,午山星日,丙山张月,翼火,巳山轸水。各以坐山所值之星为禽星,入中宫顺布,以论生克。但山以辰戌分界,定其阴阳,自乾至辰为阳山,阳顺布。自巽至戌为阴山,阳逆轮。星生宫,动用与分房吉。星克宫,动用与分房凶。

这里所说的“禽星”指的就是二十八星宿,它是古代汉族天文学家为观测日、月、五星运行而划分的二十八个星区,用来说明日、月、五星运行所到的位置。东方苍龙七宿(角、亢、氐、房、心、尾、箕);北方玄武七宿(斗、牛、女、虚、危、室、壁);西方白虎七宿(奎、娄、胃、昴、毕、觜、参);南方朱雀七宿(井、鬼、柳、星、张、翼、轸)。

二十八宿从角宿开始,自西向东排列,与日、月运动的方向相同:

东方为青龙,共七宿:角木蛟、亢金龙、氐土貉、房日兔、心月狐、尾火虎、箕水豹;

北方为玄武,共七宿:斗木獬、牛金牛、女土蝠、虚日鼠、危月燕、室火猪、壁水貐。

西方为白虎,共七宿:奎木狼、娄金狗、胃土雉、昴日鸡、毕月乌、觜火猴、参水猿;

南方为朱雀,共七宿:井木犴、鬼金羊、柳土獐、星日马、张月鹿、翼火蛇、轸水蚓。

二十八宿与二十四山对应关系如下:

每一山各有一所值之星宿,这就是本山禽星。若论禽星吉凶,则以本山所值之禽星入中顺飞,以其五行与宫位五行及山向五行论生克,禽星生宫与山者为吉,禽星克宫与山者为凶。

值得注意的是,这里将二十四山所值之禽星分阴分阳,其中自乾山到辰山为阳,顺布;巽山至戌山为阴,逆轮。

若论流年禽星的话,则与禽星对应二十四山之地支山有对应关系,同样分阳年(子、寅、辰、午、申、戌年)顺行,阴年(丑、卯、巳、未、酉、亥年)逆飞。如子年禽星,则以虚宿入中顺飞,如遇未年,则以鬼宿入中逆行。

八门加临者,乾山起艮,坎山起震,艮则加巽,震则从离。巽从震,离从乾,坤从坤,兑从兑,以起休门,顺行八宫。分房安床,独取开休生为三吉。

《紫白诀》在这里又用上了奇门遁甲中的八门,即休门、生门、伤门、杜门、景门、死门、惊门与开门,它与八卦九宫对应关系如下表:

起八门的方法是:乾山从艮宫起休门,坎山从震宫起休门,艮山从巽宫起休门,震山从离宫起休门,巽山从震宫起休门,离山从乾宫起休门,坤山从坤宫起休门,兑山从兑宫起休门。定位休门后,按八门顺序顺行八宫,得“休、生、开”者为吉,利于开门、分房、安床等,其余则不吉。其实,休、生、开分别居一白、八白、六白之“老家”,亦即三白星为吉也,足以说明,奇门与玄空乃同宗同源。

又有三元起法,上元甲子起乾,顺行四维,乾艮巽坤,周而复始。中元甲子起坎,顺行四正,坎震离兑。下元甲子起艮,顺行四维,艮巽坤乾。

此段话说的仍然是八门,即按三元来起八门,则为上元甲子年于乾宫起休门,乙丑年则于艮宫起休门,丙寅年则于巽宫起休门,丁卯年则于坤宫起休门,戊辰年则又于乾宫起休门,如此类推。

中元甲子年则于坎宫起休门,乙丑年则于震宫起休门,丙寅年则于离宫起休门,丁卯年则于兑宫起休门,如此类推。

下元甲子年则于艮宫起休门,乙丑年于巽宫起休门,丙寅年于坤宫起休门,丁卯年于乾宫起休门,如此类推。

至于每年轮法,同样是阳顺阴逆,分布八门,然后看门与宫的五行生克论吉凶。

如下元甲子年起八门如下:

下元甲子年,于艮宫起休门,且阳年顺排,则生门列于震,伤门于巽,杜门于离,景门于坤,死门于兑,惊门于乾,开门于坎。

论流年系何宫起休门,亦论其山之阴阳顺逆布之。如甲、寅为阳,阳主顺,乙、卯为阴,阴主逆。但取门生宫、宫门比和为吉,宫克门次之,宫生门则凶,门克宫则大凶。

前已言之,流年起八门,分为上、中、下三元各不相同,上元甲子起于乾,在乾艮巽坤四隅卦宫中起头,流布八宫。中元甲子起于坎,在坎震离兑四正卦宫中起装潢,流布八宫。下元甲子起于艮,在艮巽坤乾四隅卦宫中起头,流布八宫。并且阳年顺布,阴年逆轮。其吉凶判断,则门生宫与门宫比和为吉,宫克门平吉,宫生门为凶,门克宫则大凶矣。

以上元甲子年为例:

上元甲子年,休门起在乾,阳年顺行,则生在坎,伤在艮,杜在震,景在巽,死在离,惊在坤,开在兑。休门为水,列于乾宫中,乾为金,乃宫生门,为凶;生门为土,列于坎,坎为水,乃门克水,大凶;伤门为木,列于艮,艮为土,门克宫,凶;杜门为木,列于震,震为木,门宫比和,吉;景门为火,列于巽,巽为木,乃宫生门,凶;死门为土,列于离,离为火,乃宫生门,凶;惊门为金,列于坤,坤为土,宫生门,凶;开门为金,列于兑,兑为金,门宫比和,吉。

九星吊替者,如三元九星,入中飞布,均谓之吊。而年替年,月替月,层替方,门替间之类,皆以替名之。

所谓九星,亦称紫白九星,即一白贪狼星,二黑巨门星,三碧禄存星,四绿文曲星,五黄廉贞星,六白武曲星,七赤破军星,八白左辅星,九紫右弼星。

在玄空风水理气盘中,宅命原盘为主星,流年、流月等星盘为客星,客星入主星,都谓之吊入。而且原则上主星为静,客星为动,一切生克作用关系及组合,都是由客星主动发起,导致主星发生力量损益,故在看吉凶时,在看主星盘的格局高低及与峦头配合的情况下,重点要看客星吊入时发生的作用与变化。

流年有流年入中之星,月、日、时均有入中之星来飞布九宫,九宫是一个空间概念,吊入之客星是一个时间概念,只有时间与空间产生某种作用关系时,才会有所谓的“吉凶”。

如上元甲子年,一白入中宫,轮至子上,乃岁支也,系六白。即以六白入中,飞布八方,视其生克,而支上复得二黑,是年替年也。

这里举一例来说明年替年之类的用法。如上元甲子年,流年飞星为一白入中,如为顺飞,则六白飞临坎宫,是为流年飞星临岁支。

上元甲子年,流年飞星一白入中,若为顺飞,则二黑到乾,三碧到兑,四绿到艮,五黄到离,六白到坎,而子恰好在坎,刚好是六白临岁支。然后再以飞临坎宫之六白入中,若为顺飞,则二黑到年支坎宫,这就是所谓的年替年,再看替年星与宅命的生克关系来论吉论凶。

其实,客星“吊”入之后,就完全可以判断吉凶与祸福了,是否再需将“吊”入某一宫位之星再入中宫飞行一次,即“替”一次,有人认为这是后人画蛇添足的伪法,见仁见智,有待各位在实践中加以验证。

又如子年三月,六白入中,轮至辰上,乃月建也,系五黄。即以五黄入中,轮到辰上,乃是四绿,此月替月也。

上一段文字说的是“年替年”之法,而这一段文字则说的是“月替月”之法,并举一例。

子年寅月八白入中,卯月则七赤入中,辰月则六白入中,如果顺飞,则辰月的流月飞星图见右。五黄则好飞临巽宫辰位月建上,此即为流年飞星“吊”入到月建之上。然后再将落入月建位的飞星入中飞一次,即“替”一次。五黄入中,若顺飞,则得四绿飞临月建宫位。同样,这种即“吊”又“替”之法有同行们认为是多此一举的伪法,有待商榷。

如二层屋下元辛亥年,五黄入中,六白到乾,以六白入中,轮布八方,以论生克,是层替方也。

这是所谓的“层替方”之法。例如下元辛亥年,流年入中之星是五黄,如果顺飞,则六白到西北乾宫,由于年支亥位于乾宫中,故以流年到乾宫之六白再入中飞行九宫。羊公觉得与前面所说的没有任何新意,故无需在此赘述了。

又如二层屋,二黑居中,如开离门,则六白为门星。下元辛亥年,五黄入中宫,轮九紫到门,克原坐金星。复以九紫入中,轮数八方,而六白到坤及第七间,是门替间也。

若二黑入中,顺飞六白必到离宫,若房屋正好是开离门,则此六白就是门星。在下元辛亥年,流年五黄入中,若顺飞,则九紫轮到离宫门方,而九紫却克原门星六白。再以九紫入中宫,若顺飞,则六白飞到坤宫。这是以九紫入中为第一间,然后顺数至第七间刚好是六白飞临的坤方,这就是所谓的门替间之法。

此河图之妙用,运令之灾祥,无不可以预决矣。

以上诸法,都是河图的精妙与实际的应用,如果能够熟练掌握,运用自如,则所有的灾祸与福祥,都能够事先明察秋毫,防范于未然了。

四一同宫,准发科名之显;

九七合辙,常招回禄之灾。

“科名”,是指古代读书人通过科举考试而得到功名。唐·杜牧:“或以吏理进官,或以科名入仕。”

一白为魁星,四绿为文昌,且一白水生四绿木。当四绿与一白相会于某一宫位,或四绿入坎宫,或一白入巽宫,都是四一同宫。如若生旺,则利读书、考试、文职、功名、发贵,是第一文昌组合,故《玄机赋》云:“木入坎宫,凤池身贵。”“名扬科甲,贪狼星在巽宫。”所以,四一同宫是读书人梦寐以求的飞星组合,尤其是以水木为命局用神或命中文昌星为水木的人,对四一同宫更是盼望至殷。

值得注意的是,四一同宫虽为第一文昌,当四一衰死之时,就会变为“淫荡”,所以《飞星赋》说:“当知四荡一淫,淫荡者扶之归正。”

如下元八运丑山未向兼艮坤2°(辛丑分金)之宅我们一看此下元八运丑山未向下卦之宅的宅命盘,西北乾宫的山向星成四一同宫,此宫即可为文昌之位,可安排家中求学的孩子以此宫作为卧室兼书房。当然,此局坎宫之运星为四绿,也是木入坎宫,也是文昌位。此外,当流年之四绿入坎、一白入巽,或与宅命原盘组成四一同宫,也可以认为是该流年的文昌位。关于“回禄”之灾,在本书已经解释过,在此不必重复,只需明白回禄之灾即火灾就行了。

“九七合辙”指的是九紫与七赤同走一条线路了,意即九七聚在了一起。九紫为后天火星,七赤为先天火数,先天之火与后天之火相聚,若临木火之方,兼之峦头又见火煞,则极易发生火灾。故《玄空秘旨》曰:“火克金兼化木,数惊回禄之灾。”《飞星赋》云:“赤紫兮,致灾有数。”都是这个意思。

二五交加,罹死亡并生疾病;

三七叠至,被劫盗更见官刑。

二黑为病符星,当运时为天医,主田产地产之富,失运时为疾病、是非、失窃等。五黄为廉贞星,当运时威权显赫,凌制四方,失运时是戊己大煞、都天大煞、正关煞,主血光及死亡。故二黑与五黄当其失运处衰死之时,主疾病、癌症、不治之症、血光之灾及死亡。当一宅某一宫位二黑与五黄交加或流年致二黑五黄聚会,轻则影响居住者的身体健康,罹患疾病,重则导致血光及死亡,是堪舆师进行风水布局或调整第一要解决的问题。

如下元八运午山子向兼丁癸2°(庚午分金)之宅

下元八运午山子向下卦宅,是为双旺会坐,峦头上本就便配合,其乾宫山向星二五交加,由于乾宫本位为金,可泄二黑五黄之力,如果不克不动不生旺,为祸不大。震宫也是二五交加,但震宫本身为木,必克二黑五黄土,二黑五黄宜泄不宜克,克则发祸。虽有运星六白化泄,但力量小且慢,故宜进行化解。若取火通木土相战之关,虽然木不克土,却生旺了二黑五黄衰死之星,是祸不是福,故必须加强金的力量,将其化泄之,或布置成五行大流通,使二黑五黄不致发祸。

三碧名为蚩尤星(传说蚩尤面如牛首,背生双翅,是牛图腾和鸟图腾氏族的首领,牛头双角又是传统的龙文化里的龙角有相同之处。他有兄弟八十一人,都有铜头铁额,八条胳膊,九只脚趾,个个本领非凡。约在5000多年以前,黄帝在今河北涿鹿县境内,展开了与蚩尤部落的战争——涿鹿之战,蚩尤战死,东夷九黎部族融入了炎黄部族,形成了今天中华民族的最早主体。)是好战之神,喜欢斗狠。七赤名为破军星,专主破坏、战争、官灾、口舌、是非、盗窃。此两星是紫白九星中最易惹是生非之星,当其衰死之时,更加显示出其负面信息。当宅命原盘中三七相会,或流年星吊入形成三七同宫,或三入兑宫,或七入震宫,都名之为“穿心煞”。长期感受它的气场,家中有人成为窃贼或容易发生家中被盗及沾惹官灾是非等不吉之事。

盖四绿为文昌之神,职司禄位;

一白为官星之应,主宰文章。

还宫复位固佳,交互叠逢亦美。

四绿为文曲,利读书、学习、文职、考试、脑力劳动等,是第一文昌之神。一白即为驿马,亦为官星,也是文星,其生四绿与三碧,则为水木年华;其被六白与七赤之生,则为金水相涵或金清水白,都与文章锦绣、仕途前程有关。

中国古代走向仕宦之途,只有努力读书,考取功名,才是唯一出路。所以记录孔子语录的《论语·子张》中说:“子夏曰:‘仕而优则学,学而优则仕。’”北宋汪洙的《神童诗》中写道:“万般皆下口,唯有读书高。”宋朝真宗皇帝赵恒先生的《励学篇》中说:“富家不用买良田,书中自有千钟粟。安居不用架高楼,书中自有黄金屋。娶妻莫恨无良媒,书中自有颜如玉。出门莫恨无人随,书中车马多如簇。男儿欲遂平生志,五经勤向窗前读。”可以说迷醉了中国士子上千年!就在科技进步、社会昌明的今天,读书做官虽然已经褪色,但通过读书奠定坚实基础,以便谋取好的未来仍然是人们的追求与永恒的话题。

所以,《紫白诀》刚说完“四一同宫,准发科名之显。”接着又说四绿一白。即一白之宅与方,遇流年一白飞临;四绿之宅与方,流年又逢四绿飞临,或一白再飞临坎方,四绿再飞临巽方,或宅命原局某宫已是四一同宫,再逢一白或四绿飞临,均可认为是“还宫复位”或“交互叠逢”,都利于读书、考学及文职。

故三九、九六、六三,唯乾、离、震,攀龙有庆;而二、五、八之位,亦可蜚声。

这段话是紧接上面所说的四绿与一白具体而论。三九者,三碧与九紫也,当三碧入中顺飞,则四绿必然落入乾宫,一白肯定飞到震宫,当流年遇九紫入中顺飞,则一白必然飞临乾宫成四一同宫。

只要某一宅的坐山宫或向首宫运星为三碧,则三碧势必入中,若顺飞,四绿就会到乾。当流年客星九紫入中若又是顺飞的话,在乾宫中必定会形成四一同宫,乃第一文昌组合之位。当九紫入中顺飞,则一白肯定会落入乾宫,当流年遇三碧入中顺飞时,四绿一定会飞临乾宫,成四一同宫。

同样的道理,当一宅坐山宫或向首宫运星为九紫时,起山星盘或向星盘时九紫必然入,若顺飞,则一白就会落入乾宫。逢流年三碧入中顺飞,则四绿必定飞临乾宫,乾宫中就会形成四一同宫,为文昌位。

当我们明白了上述三九、九三之理后,则九六、六九、六三、三六之说悉皆如此,羊公将其简单表述如下。

先请看九六、六九:只要某一宅的坐山宫或向首宫运星为九紫,则九紫势必入中,若顺飞,四绿就会到离。当流年客星六白入中若又是顺飞的话,在离宫中必定会形成四一同宫,乃第一文昌组合。

同样的道理,当一宅坐山宫或向首宫运星为六白时,起山星盘或向星盘时六白必然会入中,若顺飞,则一白一定会落入离宫。逢流年九紫入中又顺飞,则四绿必定要飞临离宫,在南方离宫就一定会形成四一同宫的情形,是为文昌位。

再请看六三、三六:只要某一宅的坐山宫或向首宫运星为六白,则六白势必入中,若顺飞,四绿就会到震。当流年客星三碧入中若又是顺飞的话,一白则肯定飞临到震宫,在东方震宫中势必形成四一同宫,是第一文昌组合。

同样的道理,当一宅坐山宫或向首宫运星为三碧时,起山星盘或向星盘时三碧必然入中,若顺飞,则一白就会落入震宫。逢流年六白入中顺飞,则四绿必定飞临震宫,震宫中就会形成四一同宫,为文昌之位。

文中所说“唯乾、离、震,攀龙有庆”之语,指的就是这三种情况下,四一同宫分别会在乾宫、离宫与震宫中形成,而四一同宫为第一文昌组合,故云“攀龙有庆”也!

至于说“而二、五、八位,亦可蜚声”,没有其它奥秘,同样是指九三、三九,九六、六九与六三、三六入中顺飞之后形成四一同宫所处的宫位。即九三、三九入中顺飞,四一同宫会在洛书轨迹的第二宫乾宫(洛书轨迹的第一宫为中宫,第二宫为乾宫,第三宫为兑宫,第四宫为艮宫,第五宫为离宫,第六宫为坎宫,第七宫为坤宫,第八宫为震宫,第九宫为巽宫),九六、六九入中顺飞四一同宫在第五宫离宫,六三、三六入中顺飞四一同宫在第八宫震宫,仅此而已。

一七、七四、四一,但坤艮中附凤为祥,而四、七、一之房,均堪振羽。

这一段话,其实与上面的九三、九六、六三之说基本上是一样的,请看一七、七一:

若某一宅的坐山宫或向首宫运星为一白,则一白星势必入中,若顺飞,四绿就会到艮。当流年客星七赤入中若又是顺飞的话,在艮宫中必定会形成四一同宫,乃第一文昌组合之位。

同样的道理,当某宅坐山宫或向首宫运星为七赤时,起山星盘或向星盘时七赤必然会入中,若顺飞,则一白一定会落入艮宫。逢流年一白入中又顺飞,则四绿必定要飞临艮宫,在东北艮宫就一定会形成四一同宫的情形,是为文昌位。至于七四、四七,四一、一四,道理相同,只不过四一分别相会于坤宫与中宫而已,所说的四、七、一房,亦如前述,无须羊公在此饶舌了。

八二、二五、五八,在兑、巽、坎,登云足贺,而三、九、六之屋,俱足题名。此言与上述理据一样,不再赘述。遇退煞可无嫌,逢生旺而益利。年与运固须并论,运与局尤贵参观。

“遇退煞”,指的是在上元之时,乾、兑、艮、离四卦宫成四一同宫,下元时坎、坤、震、巽四卦宫成四一同宫,中元时坎、坤、震、兑、艮、离六卦宫成四一同宫,虽然未当时得令,属于退运状态,但仍可以文昌对待,平安吉利,并未嫌隙。

“逢生旺”指的是上元时坎、坤、震,中元时巽、中、乾,下元时兑、艮、离逢四一同宫,则更是锦上添花,亨通大利,价值倍增。

四一同宫这种好的格局,在宅命盘中如山向星能形成,固是先天条件,风水大运与宅命原局、流年与宅命原局、流年与风水大运能够形成这种格局,都要详察,并好好加以利用,得其所惠。运气双逢分大小,年月加会辨三元。

风水运气分为大运与小运,大运指的是上元一甲子,中元一甲子与下元一甲子;小运指的是上元中的一、二、三运,中元中的四、五、六运,下元中的七、八、九运。

当大运与小运同遇之时,何为主何为次不得混为一谈,或以同等力量及吉凶对待,必须分清大小,明白主次,以当时得令之小运为主,大运为辅,如上元虽一白掌管六十年,但在一运中,一白当令,是为运中“天子”,当一白双临时,则以小运一白为主。

当年月飞星加会双临之时,无论是何流年流月当值,必须辨清三元九运,何星何卦当令、生气、进气,何星何卦死气、煞气、退气,宜于旺星所临之方及旺宫用事,而衰星所临之方及衰宫忌用或化解之后方可用之。

但住宅以局方为主,层间以图运为君。

此言住宅以星盘格局的高低,并配合外局砂水峦头为主旨,重点是向首纳得旺气入宅,谓之“一贵当权”。如下元八运子山午向、癸山丁向,宅命盘格局为双旺会向兼北斗七星打劫,若在向首方得明堂,明堂中聚水,明堂外有砂关水,使得向上水砂兼得,水山旺气均能入宅,为丁财两旺。同时,离、震、乾宫空阔不闭塞,七星打劫成功,安排为“阳宅三要”的“向(门)、房、灶”,就是大吉之宅。

而房屋楼层与间数,则遵循河图之数理为要。如楼层一六为水,旺在上元一运与中元六运及下元七运;楼层二七属火,旺于下元九运与上元三运及中元四运;楼层三八为木,旺于上元三运、中元四运及上元一运;楼层四九属金,旺于中元六运、下元七运及二、五、八运;楼层五十为土,旺于上元二运、中元五运、下元八运及九运。

房屋间数同样是一六水数,二七火数,三八木数,四九金数、五十土数,同样是按三元九运的当令与失运,当令者与令生者为旺,失令者为衰。如房屋三间或第三间(宫)为木数,当三运与四运为木当令时旺,逢一运水当令时得生,遇金运时则衰。其它类推。

故坤局兑流,左辅运临,科名独盛;艮山庚水,巨门运至,甲第流芳。下元癸卯,坎局之中宫发科;

岁在壬寅,兑宅之六门入泮。坤局指的是二黑入中,若顺飞,则四绿必定飞临西方兑宫,左辅

运临的意思是八白左辅星入中,若顺飞,则一白会到兑,则兑宫就成四一同宫,若兑宫见有情之水,得此之气,利科甲功名。依羊公有肤浅之见,若为山向星入中双双顺飞,则必成上山下水之局,在配合砂水峦头就会容易违背,独此一宫成四一相会,于大局无补,并不是理想的格局。

“艮山庚水,巨门运至,甲第流芳”之句,实际上就是“坤局兑流,左辅运临,科名独盛”刚

好是入中之星互换而已,并无新意。山星八白(艮山)左辅星入中顺飞,则一白飞临兑宫(庚水),向星二黑(巨门)入中顺飞,则四绿必定飞临兑宫,西方兑宫就成了四一同宫,若兑宫见有情之水,得此之气,利读书考学。同样的道理,山向星入中双双顺飞,必这上山下水之局,这是值得考虑的大局。

“下元癸卯,坎局之中宫发科”:下元癸卯流年,必为四绿入中,若在坎局之中,意即为一白入中,无论顺飞或逆飞,在中宫中就一定是四一同宫了。

“岁在壬寅,兑宅之六门入泮”:下元壬寅流年,则五黄入,顺飞,则一白必定飞入坎宫(第六间),若在兑局之中,意即七赤入中,若顺飞,则三碧入坎宫,形成“水木年华”,同样也是文昌之一,也利读书求学及考取功名。

中国易经研究学会风水培训班,详情可咨询:010-8022243

我国古时候,实行科考制度,乡试举人称为登科,县试庠生称为游泮,故在此文中所说的“发科与入泮”,指的都是参加考试,榜上有名。

此白衣求官,秀士赴举,推之各有其法。

而下僚求升,废官思起,作之亦异其方。

《紫白诀》的原作者对四一同宫情有独钟,花了很大篇幅来阐述与说明四一同宫,足见其对四一同宫的偏爱。我们常说官星重一白,文昌重四绿,换句话说,也就是求官须求一白,求名须求四绿。故而想通过考取功名而进入仕途者,希望通过读书改变命运者,企望职位迁升者,赋闲未被重用而思重用而掌实权者,都须在四绿与一白上作文章,但由于元运各异,流年不同,房屋坐向有别,各人八字格局与用神参差等,故用法也就各不相同。

夫煞旺,须求身旺为佳,造塔堆山,龙极旺宫加意。

八字中身旺能任杀,杀旺能制身,为有用之材,有职有权;身弱不任杀,但能得印化杀生身或食神制杀,同样声名显赫。

风水中的道理也是如此,煞旺并不可怕,只要身旺能驾煞,反而为“我”所用,这与八字同为一理。如果某一宫位煞旺,无须制煞,只宜化泄其力,此其一;而重要的是,于龙、局、宅的生旺之方造塔堆山,其力胜过煞方,则煞方反而“俯首称臣”,为“我”驱使,此其二。

制煞不如化煞为贵,钟楼鼓阁,局山生旺施工。

在风水应用上,化煞大多采用“遮、挡、避、反、化、斗”等手法,前几项皆可用之,唯有“斗煞”之法不可取。“斗煞”即为制煞之法,民间有“要快发,斗三煞;要想贵,修太岁”的说法,就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做法,这是非常危险的,斗得过则罢,斗不过则祸发。故而风水形煞,多采用遮、挡、避、反、化,气煞则多用化,如“横梁压顶”,往往通过装修将其吊平,形成“眼不见者不为煞”,如二黑五黄,则多采用“子唤母回”——用金化泄其力,唤起其母性之慈爱本性,使其不再为恶。此外,在动土施工方面,不能在煞方首先动土或独修煞方,宜于旺方开始,最后才动煞方。

七赤为先天火数,九紫为后天火星,旺宫单遇,动始生殃,煞处重逢,静亦肆虐。或为廉贞叠至,或为都天加临,既有动静之分,均有火灾之患。

先天河图之数,二七合火,故七为先天火数;后天洛书,则九紫为火星,皆主火患。如果此七赤与九紫为旺星或单独飞临生旺之宫,静则无虞,动则生殃;如果七赤九紫为死煞之星或相会于衰死之宫,峦头又见火形之煞,当流年二黑或五黄加临,就算不动,亦有回禄之患。家人常居此宫,命局若然忌火,则易出现心血系统疾病与呼吸系统疾病及骨骼疼痛之症。是故亥壬方之水路,宜通不宜闭,通者闭之,则登时作崇;右弼之井池,可凿不可填,凿者填之,则随手生殃。亥、壬、子、癸之方,是水旺之方,水乃火之克星,水动则火灭,水涸则火起。所以,在北方坎宫以及西北乾宫、东北艮宫,当七九飞临之时,一是外局宜开阔不宜闭塞,开阔则流通,闭塞则淤积;二是如有水路,宜畅通流动,不宜堵塞,若将通者堵塞,则容易导致火灾的发生。多数风水朋友不明其理,缘何在水旺之方,火灾频甚,皆因水闭无力制火之故。

右弼星乃九紫离火,其“老家”在南方离宫,当巳、丙、午、丁方或九紫飞临之方,原有井、池、水塘,本可制火,水火平衡,然将其填平之后,无水制火,火则猖獗,倘若其方又见形峦火煞或引火之木,同样易火患也。

庙宇刷红,在一白煞方,尚主瘟火;

楼台耸阁,当七赤旺地,岂免灾凶。

庙宇本就是属于火旺之地,阳气过盛,香火不断,再加墙、柱、梁刷成红色,红色亦属火。一白本为水星,有灭火之能,但处衰死煞方,致使水火相冲,火水不济,难免要么造成火灾,要么酿成瘟疫。

七赤本为先天火数,其后天处西方兑宫白虎之位,若其处衰死之时,又在此方起楼台亭阁,一则楼台亭阁高耸,乃是白虎抬头,二则亭台楼阁多数尖顶尖角,俱为火形之煞,遇五黄、二黑及九紫加临之年,要谨防火灾。

建钟楼于煞地,不特亢旱常遭;

造高塔于火宫,须知生旺难拘。

但一宫而二星同到,必片刻而万室全灰。

煞地本宜形势就下,而旺地宜高起雄壮。若反其道而行之,将钟楼等高物建于煞地,一方面将煞雄起,另一方面,鸣钟为动,催旺煞气,而钟楼往往尖锐之顶,亦为火煞,当流年火星或衰星飞临,不但容易发生火灾,而且易招是非官讼。

南方离宫,本为火宫,包括九紫七赤加会飞临之方,亦为火宫,纵算在生旺之地,一旦外局见高塔等火形煞,则火星更加强旺,只要流年来引火之星及外局引火之物,同样难以将火灾拘束。尤其是九紫七赤同临震、巽、离宫之时,木生火,火比火,更加容易招致祝融的光临。

巽方庚子造高阁,坎艮二局俱焚,而坤局之界无侵。“巽方庚子”指的是中元庚子流年,四绿入中宫,如若顺飞(以前沈氏之法流年飞星入中一律顺飞),则先天之火七赤飞入东北艮宫,后天之火九紫飞入坎,故曰“坎艮二局俱焚”。此话明显过头,但只是说明流年火星所落之宫,要引起注意,如遇原局该宫本来火旺,加之峦头上造高阁等于存在火形之煞,且引动了火星,则发生火灾的机率就非常大。而坤宫由于一白水星飞临,水有灭火之功,故云“坤局之界无侵。”

巳上丙午兴杰阁,离、兑、巽、中皆烬,而艮局远方可免。知此明征,不难避祸。这一段话与上一段

的意思基本上差不多,指中元丙午流年,七赤入中顺飞,则行先天之火到中宫,后天之火到兑宫,二黑亦是先天火数到离宫,巽宫则本为巳所在地,而又“兴杰阁”,火旺之方“动始生殃”是也。而艮方由于是一白水星飞临,故“可免”。

此话也说的太过危言耸听了,似乎四面楚歌、草木皆兵了,但其意是凡流年先后天火飞临之方皆要谨防火灾,尤其是见尖形高物及动土兴工则尤其要高度注意,防范于未然,如此提醒倒也是善意。

五黄正煞,不拘临方到间,人口常损;

二黑病符,无论小运流年,疾病丛生。

此言五黄二黑之凶。五黄名为正关煞、戊己大煞、都天大煞,是九星中最凶之星,在居家中很难用一样具体的东西来代表它,只是泛指一切垃圾的、阴暗的、潮湿的、霉变的、污秽的、杂乱的事物所带来的不吉之气场。五黄除当令之运外,基本上都以凶星对待,其所到之处,主疾病、绝症、血光,甚至死亡,这是风水师入宅调理首先要解决的问题。

二黑名为病符,同样指垃圾凌乱、阴暗潮湿、污秽霉变、地下阴森之物或处所,其与五黄皆为最凶之星,衰死之时,多影响身体健康,常导致疾病的发生。

如在下元八运期间,二黑为死气凶星,五黄为煞气凶星,此两星不但本体吉凶为最凶之星,而且向背吉凶亦为凶星,其凶性叠加则更凶,当五黄二黑碰到一起时,则“臭味相投”,“狼狈为奸”,为祸更烈。

如下元八运造,壬山丙向兼子午2度(辛亥分金)宅。八运壬山丙向下卦之宅,东南巽方与西方兑方

山向飞星均成二五交加,乙未流年,三碧入中,二黑与五黄分别飞临巽宫与兑宫。在下元八运期间,

二黑为死气凶星,五黄为煞气凶星,两凶星聚集于该两宫,再加流年愈添其凶,如长时间居住此两宫感受其气场,必将影响身体健康,独修此两宫,极易发祸,故需进行化解方可。

五主孕妇受灾,黄遇黑时出寡妇;

二主宅母多病,黑逢黄时出鳏夫。

五黄戊己大煞本无卦,乃阳土,二黑病符为坤卦,为阴土,为母,为女主人,但均可代表肚腹、消化系统、肌肤等,故五黄为祸往往主孕妇受灾,二黑为祸往往主宅母多病,倘若家中孕妇或宅母恰恰又以土为命局忌神或以水为喜用,则受害更加明显与严重。

当五黄遇二黑,乃为黄上加黑,是为阴压阳,阴盛则阳衰,故主出寡妇;二黑逢五黄,乃为黑上加黄,是为阳压阴,阳盛则阴衰,故主出鳏夫。

运如已退,廉贞逢处灾不一,总是避之为良;

运若未交,巨门交会病方深,必然迁之始吉。

五黄正关煞,只是当令时威制八方,以吉星对待,若其退运,则为第一凶星,所到之处,或发血光横祸,或主癌症绝症,或生疯痴鬼怪,或主凶灾死亡,不一而足。《玉镜》云:“八山最怕五黄来,从来有生绝资财。凶中又遇堆黄到,弥深灾祸哭声哀。”《河洛生克吉凶断》云:“五黄土为戊己大煞,不论生克俱凶。宜静不宜动,年神并临,即损人丁,轻则灾病,重则连丧到五数止,季子昏迷痴呆,孟仲官讼淫乱。”无论其发哪类凶灾,都是人们不愿意看到的,故避之为良——惹不起躲得起!

二黑病符星,若未当令,乃死煞凶星,主疾病,当二黑叠至或二黑回坤宫之时,则更易导致重病缠身,宜化之避之为宜。

蚩尤碧色,好勇斗狠之神;

破军赤名,肃杀剑锋之象。

是以交剑煞兴多劫掠;

斗牛煞起惹官刑。

三碧禄存星又名蚩尤星,乃好勇斗狠之神,亦为是非星、贼星,当衰之时,凶性尽显;七赤破军星,乃好战之神,主肃杀、伤人、口舌、是非、盗窃等,当其衰,体现负面信息。

所以,六白与七赤相会,名为“交剑煞”,不但主被金属所伤,而且主劫夺、掳掠。二黑与三碧相会,名曰“斗牛煞”,不但影响家人团结,破坏亲人关系,而且在外容易惹是生非,触犯道德规范与法律红线而受官灾。

如下元八运艮山坤向兼丑未2°(丁丑分金)宅。

八运艮山坤向下卦之宅,西南坤方向星二黑,若流年三碧飞临,必然克土,而坤宫本为土,宫中二五八全土,则不服其克即斗牛之煞,长期感受这种气场,必然性格古怪、脾气暴躁、不合群体,不但与家人易起冲突,在外也惹是非,甚至闯下大祸。该局兑宫向星为七赤,当流年六白飞临,即构成交剑煞,若长期感受这种气场,则容易为金属所伤或发生其它血光,也多出盗窃、抢劫之人或被盗与被劫之事。

七逢三到生财,岂识财多被盗;

三遇七临生病,哪知病愈遭官。

七赤为金,是为贼星,当流年三碧加临,三碧为木,亦为贼星,被金所克,我克者为财,故“七逢三到”是财至之象。但七三终是金木相战,由于三七对宫相冲,故名叫“穿心煞”,乃两贼星相遇,虽然得财,但终究难免盗劫之事。

三碧遇七赤飞临,则是主被客克,克我者乃官杀,是受制之象,且又构成穿心之煞,被克则力量受损,受损则体弱,体弱则生病。不但生病,而且受制代表被压迫与打击,故亦代表易遭官灾。

运至何虑穿心,然煞星临旺,终遭劫贼;

身强不畏反伏,但助神一去,遂罹官灾。

此仍言三七穿心之飞星组合,意思是当七赤或三碧处当运之时,虽然虽然不必忧虑是否形成了穿心之煞,但由于七赤与三碧本体为次凶之星,终为煞星,就算临旺,仍然难避贼劫之祸,不可因煞星当运而放松警惕。

如下元七运丑山未向兼艮坤2°(辛丑分金)宅。

七运丑山未向下卦之宅,向首宫坤宫乃双旺会集,在峦头上宜向首宫外局水砂兼得,水近砂远,水小砂大,水砂有情,即为丁财两旺之宅。当流年三碧飞临向首,即成穿心之煞。由于七赤在下元七运中为当令之星,不惧穿心煞,而七赤金克三碧木反而为财。但若七运过去,七赤变为退气之星,则此穿心煞就会显凶,家中容易出盗窃之人或财物被盗。伏吟乃五黄入中顺飞,其盘与洛书原始盘雷同;反吟乃五黄入逆飞,其盘与洛书原始盘成对宫相望,也可认为其与洛书原始盘构成“穿心煞”。当星盘原局或流年形成反吟或伏吟,只要原局纳气口向星当运,就不畏惧反伏吟,但若元运这个助神一去,即元运改变,气口向星变成退运星,所

纳之气为衰气,官灾横祸等不顺之事就容易发生。

要知息刑弭盗,何须局外搜求;

欲识病愈延年,全在星中讨论。

此言有点纯理气论之嫌疑,意思是要想消除官灾是非、财物损失、病患伤残等灾害,只须明白元运更替与九星旺衰,求得四一、六一、三九、六八、八九等吉星组合,则家道兴隆、人丁旺发、身体康泰,若逢二五交加、三七穿心、九七穿途、九五毒药、二三斗牛等,则家运衰败、病伤叠至、回禄之灾等。羊公认为,理气固然重要,贵在主纳气口纳得生旺之气入宅,更要配合峦头砂水,即时间与空间配合得宜,方显其吉,绝不能纯粹依赖星盘格局、流年飞星及飞星组合,不然,就中了理气之“毒”之矣!

更言武曲青龙,喜逢左辅善曜;

六八武科发迹,不外韬略荣身;

八六文士参军,或则异途擢用;

旺生一遇为亨,死退双临不利。

武曲者,六白也,本体三吉(一白、六白、八白)之一,逢左辅八白加临,乃双吉联手,况且八白土生六白金,如逢生旺,实为锦上添花。

如果宅命原局之星为六白,大运流年来八白,则客星八白土星来生主星六白金星,实为武曲六白得力,主武科发迹,军警扬名。如果宅命原局之星为八白,大运流年来六白,实为客星六白泄主星八白之力,疏通八白而已,主文职擢升,或文人任武职及有其它重用。

值得注意的是,六八相会,由于皆为本体吉星,故只需要其中之一为旺星,就可发福。若双双皆为死退之星,虽不发祸,但已属“褪毛凤凰不如鸡”,已无吉利可言。(有些书上说“旺生一遇为亨,死退双临乃佳。”羊公肤浅认为,六白八白既然双双衰死,鉴于其本体为吉,不发祸已属万幸,何来佳耶?如果吉星衰死都可为佳,岂不违背天体运行导致元运更替与九星向背之理?单认九星本体吉凶足矣!)

九紫虽司喜气,然六会九而长房血症,七九之会尤凶;

四绿固号文昌,然八会四而小口殒生,三八之逢更恶。

九紫右弼星,为喜气星,亮丽星,桃花星,主喜庆婚姻,是次吉之星。但如果宅命盘中六白遇九紫飞临,则九紫离火克六白乾金,因六白为首,故主长房受害,当然亦为“火烧天门”,主家出不孝之儿女,老父或男主人受灾。如果七九相会,则更为凶险,皆因七赤与九紫同为阴性之故,同性相克,其力必尽克,况七赤为破军凶星,主少女受灾。

四绿文曲星,为文昌星,主读书、考试、文职,亦为次吉之星。如果宅命原盘中八白遇四绿加临,则四绿巽木必克八白艮土,八白为少男受害,故曰“小口殒生”。如果为三八相会,乃三碧震木克八白艮土,由于同性相见,克力更大,且三碧为蚩尤凶星,故八白受损重。

八逢紫曜,婚喜重来;

六遇辅星,尊荣不次。

如遇会合之道,尽同一四之验。

八白为财星,为子孙卦,属土;九紫为喜庆星,为桃花性事,属火。当宅星八白逢流年九紫加临,则九紫离火生八白艮土,要么有婚姻之喜,要么有添丁之庆,要么有进财之亨,或双喜临门。

六白为武曲官星,属金;辅星为八白,为财星,属土。当宅星六白遇流年八白飞临,客星八白艮土来生六白乾金,生旺官星,且两大吉星相逢,则官阶升迁,尊贵荣耀。

当八白逢九紫、六白遇八白这种会合,如同四一同宫一样,乃大吉之组合。

欲求嗣续,紫白唯取生神;

至论帑藏,飞星宜得旺气。

所谓“生神”,指的是三碧或四绿木生九紫火,九紫火生八白土,八白土生六白金,六白金生一白水,一白水生四绿或三碧木,总以吉星得力为要。求添丁承嗣,总在三白星中求取生神,《催丁秘法》云:“流年白星到床,定主怀胎;流年白星到房,定主生子。”

帑藏,指收藏钱财的府库或直接指钱财,意为财源或财帛。故欲求财,宅命盘上向首宫之向星须为旺星,峦头见有情之水,此纳气口能将旺气收纳入宅,则财源茂盛。

二黑飞乾,遇八白而财源大进,遇九紫则瓜瓞绵绵;

三碧临庚,逢一白而丁口频添,交二黑则仓箱济济。

先旺丁后旺财,于中可取;

先旺财后旺丁,于理易详。

当一宅二黑与六白相会,或二黑飞入乾宫,则为二黑之土生六白之金,当客星八白财星再加临,土土比旺,旺土生金,财星“驾”到,故主发财。若遇九紫,同九紫火生二黑、八白土,八白土生六白金,旺气流至六白为止,故主人丁兴旺。“瓜瓞绵绵”出自《诗·大雅·绵》:“绵绵瓜瓞,民之初生,自土沮漆。”意指一根连绵不断的藤上结了许多大大小小的瓜,引伸为子孙昌盛,兴旺发达的吉祥之词。

三碧与七赤相逢,或三碧飞入兑宫,七赤金克三碧木,本为穿心之煞,当流年一白加临后,则通其关,形成七赤金生一白水,一白水生三碧木,三碧木为长男,故主添丁进口。若二黑飞临,不但是七赤之生源,而且是三碧之财,故“仓箱济济”,富积千钟。

大凡生星先到,旺星后临,多主先发丁而后旺财;旺星先至,生星后临,多主则先旺财而后发丁。洞悉此中玄机,即可取舍自如,明白天机而利用天机。

木间逢一白为生气,添丁不育,必因星到艮坤;

火层遇木运为财官,官累不休,必是年逢戍亥。

故遇煞未可言煞,须求化煞为权;

逢生未可言生,犹惧恩星爱制。

房屋木层木间,见一白水生,本为生星添丁,但却“添丁不育”,何故?必是遇到了艮土八白、坤土二黑或中土五黄,土来克水,断木之生源,且水为生殖系统,今受损,自然出现不孕不育。

火层火间逢木运之生,本为财官旺相之运,但却“官累不休”。何因?必定遇上了六白乾金,六白金克木,截断了火之生源,且六白为官星,故主官非。有人将“戍亥”解释为戍为火之墓库,亥为火之绝地,似乎也有些道理,但与“官累”就挂不上钩。其实“戍亥”位乾宫之中,指的乃是六白也。

正因为吉凶关系会发生转化,所以,遇煞不一定为凶,逢吉不一定为吉,正如《玄机赋》中所说的“值难不伤,盖因难归闲地;逢恩不发,只缘恩落仇宫。”

方曜宜配局配山,更配层星乃善;

门星必合山合层,尤合方位为佳。

宅命盘中及流年飞到八方之星,要与峦头形局配合,山上旺星得砂,向上旺星得水;山上衰星下水,向上衰星上山。同样配合星盘格局,得旺星到位并将吉星生旺才能言吉。不但如此,还得配合河图层数,如子山午向之宅,坐山为水,建一层、六层为水,建四层、九层为金生水均为旺坐山为善,若建五层、十层则为土克水,坐山受损则损丁损健康及损贵人运。

门星同样如此,也讲究合山合层,同时还得看所在方位,道理与上一样,无须多言。

在方论方,原有星宫生克之辨,复配以山之生死,局之旺衰,层之退煞,而方曜之得失始彰;

就间论间,固有河图配合之殊,再合以层之恩难,山之父子,局之财官,而间星之制化聿著。

这是一段概括性的话,意思是以方论方,则需要综合考虑该方宅命原盘中的星与星、星与宫之间的生克,同时还要山向是否得令或失令,局、层的旺衰,然后才能明白该方之星曜的力量损益。如在北方坎宫,原星为六白,则六白生一白坎水,本为星生宫,若处上元一远,生旺一白大吉。如若处中元五运,则一白处煞气,旺之无益。若遇九紫火星飞到,则克六白,水之生源被截断。同时,还得考虑该宫所处层数,处一、六层为水,比旺,处四、九层为金,得生,处五、十层,为煞,处三、八层,为泄等。

论间者,同理可推也。

论方者,以局、山、层同到,观其得运失运,而吉凶悬殊;

论间者,以运、年、月叠至,徵其得气失气,而休咎迥别。

在论方时,在综合考虑局、山与层之时,必须观其所临之星及五行究竟是得运还是失运,得运则为旺为吉,失运则为衰为凶,星之向背吉凶相去天壤。

在论间之吉凶时,重点要考虑风水大运是何当令,结合流年流月飞星是何星加临,辨别其处何大运,居生旺大运则为得气,处克泄大运则为失气,其吉凶也是迥然不同的。

八卦乾位属金,九星二黑属土,此号老父配老母,入三层则木来克土而少财,入兑局则星来生宫而人兴,更逢九紫入土木之元斯得运,而主科名,财丁并茂;

河图四间属金,洛书四绿属木,此为河图克洛书,入兑方则文昌破体而出孤,入坤局则土重埋金而出寡,若以一层入坎震之乡为得气,而增丁口,科甲传名。

此总在论方论层论间里转圈。如西北乾宫属金,洛书二黑属土,当二黑飞乾,二黑坤为母,六白乾为父,此谓之老父配老母,乃天地正配,且为土来生金,星来生宫,为吉。如果房屋建造为三层或处三层,三为木,克二黑土,不但再无力生金,且构成二三斗牛之煞与六三父子相斗,故不吉。倘若二黑飞临兑宫,同样是土星生金宫,主发人丁。九紫离火,处木当令之元运,则元运之木生星,谓之“木火通明”,亦为文昌之一,故主科名;若处土运,则为星生运,则主财源,主丁财皆发。

河图之四为先天金数,而洛书四绿则为后天木星,是第一文昌星,这是先天克后天,故四间之宅及四绿若入兑宫或逢七赤,则七赤兑金克四绿文昌,导致文昌受损,况且两阴相见,女强势则夫弱或克夫,故曰孤。四间之宅为金,若入坤土之局,土重则金埋,亦是两阴相见,同样是女性专横克夫,故名寡。若房屋一层则属水,又逢水木之运及方,水见水为旺,水见木则“水木年华”,且皆为阳星,不但旺人丁,且篮球读书。

局为体,山为用。山为体,运为用。体用一元,合天地之动静;

山为君,层为臣。层为君,间为臣。君臣合德,动神鬼之惊疑。

以局来看山的吉凶,以山来看运的吉凶,是为体用之法,体相对为静,用相对为动,主看用对体的作用,务求体用一元,或生之,或旺之为吉,或克之,或泄之为凶。

以坐山为主,以层为辅,以层为主,以间为辅,则须间要合层,层要合山,是为君臣同心协力,家道必然兴隆,则神鬼诸煞避而远之。

局虽交运,而八方六事,亦惧廉贞戊己叠加;

山虽逢元,而死位退方,犹恐巡罗天罡助虐。

局虽然交至生旺元运,但各宫位之六事(内六事如门、井、灶、床、音响等,外六事如桥、梁、殿、亭、塔、台、路、山河等),仍然害怕五黄二黑飞到,若黄黑二星叠加到某一生旺之方,仍宜化解之。

坐山虽已处生旺之元运,全仍然要注意宫位之星是否已经退气或成死煞之气,坐山宫之星虽处生旺之元运,但坐山宫是否已经是死煞之位,都得综合考量,更加要注意巡罗天罡到山助纣为虐。巡罗,一般指的是流年太岁或对冲太岁之山,如甲午流年,则午为太岁,子冲午为岁破,也有人说罗即罗侯。天罡是奇门中之恶星,每年从辰位起逆行至太岁位即为天罡,也有人说天罡者,乃辰戍丑未,即戊己大煞。

盖吉凶原由星判;

而隆替乃由运分。

局运兴,屋运败,从局召吉;

山运败,局运兴,从屋徵祥。

玄空风水之断吉断凶,主要看飞星的旺衰、组合及与实际砂水峦头的配合。但各宫位之星要分山星与向星分别断丁财,最重要的是要明白元运更替,星之旺衰也随之改变。

局与屋、山与局紧密关联,双双并重,一兴一败之时,就兴避败,收山出煞,风水之真谛。

发明星运之用,启迪后起之贤,神而明之,存乎其人矣。

中华民族的古圣先贤,根据时空变化规律,经过长期实践总结,发明玄空理气配合砂水峦头之风水术,实乃环境顺应之术,完全依照自然规律行事,研讨时间与空间精微之理,全在于人的正确选择与趋避,正如老聃先生所说的“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之正理也!

(责任编辑:清出于澜)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尚未注册畅言帐号,请到后台注册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